首页 热点 正文

【10014】小说在线阅读

2017年12月12日   来源:网络

小说名:10014

第一章:兵王归来

 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的角落,望着窗外青翠的山坡,楚鹰心中思绪万千。说明http://www.163nvren.com/

 离家的十六年,前十年在山上接受那老家伙地狱式的魔鬼训练,后六年满世界征战,当年的雏鹰已经蜕变成搏击长空的雄鹰。

 但雄鹰也是鸟,倦鸟知还,于是楚鹰便放弃过往的一切,只身返回这个朦胧记忆中的家乡。

 “噗……”一股臭气从后排散发出去,逐渐弥漫在大半个车厢。

 “谁这么没公德心,连放屁都带拐弯儿的!”车上乘客无不掩鼻臭骂,神色不善的朝后排望去。

 紧挨楚鹰坐着的是一个颇有姿色的三十余岁少妇,听见其他乘客的埋怨,身子不自然的往外侧了侧,面露愠怒,目光厌恶的望着楚鹰,少妇的表情,无疑是在告诉乘客,那个始作俑者就是这个“犀利”的小子。

 楚鹰穿了一件皱皱巴巴的T恤,那上面“Armani”的标志已经褪色,显然不知从那淘来的地摊货,发白的迷彩裤上带着几个洞眼,裤脚直接被拉到了腿弯处,露出下面的陆战靴,这身打扮在她看来,颓废中带着一丝不羁,骨子里散发出浓浓的潇洒,确实跟犀利哥有的一拼。

 “这小子长的倒挺帅!给老娘当会替死鬼也够格。推荐http://www.163nvren.com/”少妇心中暗忖,那短短的碎发,深邃的眼神,冷峻的面孔,微抿的嘴唇,这些搭配起来,只能用“性感”两个字来形容。

 “以后少吃点地瓜,就不会放屁了!”楚鹰朝少妇淡淡一笑,目光又转向了窗外。

 少妇大为羞怒,上车前她的确吃了个烤地瓜,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,本想转移乘客的视线,没想到被这小子一语道破。

 但她怎能承认这种丑事,怒道:“乡巴佬你说谁呢?老娘像是吃地瓜的人吗?”

 为了与过往的一切划清界限,楚鹰从中东返回华夏之时孑然一身,除了身上的这套衣服之外,什么都没有带,一个月尘仆仆的赶路,形象可想而知,被人当成乡巴佬也不为过。

 而少妇则穿金戴银,一看就知道不是个暴发户,就是个小三儿,这种人是很少光顾烤地瓜这种小摊的。

 对这种贼喊捉贼的人,楚鹰懒得理会,望着窗外的目光丝毫未动。

 少妇心中暗喜,你不反驳就代表默认了,口中继续喋喋不休,让人真的误以为那个屁就是楚鹰放的。【10014】小说在线阅读

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,纵然楚鹰修养再好,此时也有些吃不消了,刚要动怒,“吱呀”一声,大巴车颠了几下,忽然停了下来。

 五个头戴丝袜,手中拿着刀片的大汉破门而入,为首的大汉喝道:“打劫,谁也不许动,谁动谁死!”

 说着话,手中的刀片闪着寒光,在众人的面前晃了晃。

 看到这一幕,众乘客无不噤若寒蝉,那个少妇更是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骂,双手不自觉的放到屁股下面,屁股扭动,显然是想暗中摘掉手上的四枚钻戒。

 “哥几个只劫财,各位识相的话,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拿出来,咱们好聚好散,谁他妈敢耍心眼儿,就别怪老子手中的刀子没长眼了!”为首的大汉说着,向后点了点头。

 那四个汉子会意,两人一组,每组的两个人一个拿袋子一个那刀子,从司机开始,向后搜刮。

 乘客何时见过这等阵仗,不待劫匪威逼,便主动将身上值点钱的东西全都放到了那两个袋子里。

 “到你了,快拿出来!”袋子伸到楚鹰的面前,另一个劫匪拿着刀子在楚鹰面前晃了晃。【10014】小说在线阅读

 楚鹰笑了笑,缓缓起身,双手举起,道:“两位大哥看我像有钱的样子么?”

 不待劫匪开口,楚鹰指着那少妇道:“这位小姐一看就是有钱人,打劫也要选对目标啊!”

 “你胡说,老娘哪里有钱?”少妇勃然大怒,心急之下霍然起身,目光怨毒的盯着楚鹰。

 “咦,那是什么?”楚鹰指了指少妇座位上的那两个闪闪发光的钻戒,惊呼道。

 “臭娘们,滚一边去!”匪头这时也走了过来,一巴掌将少妇扇飞,从座位上拿起那两枚钻戒。

 众匪大喜,本想着抢个几千块就行了,没曾想在这里遇到了大鱼。

 “还敢骗老子,这是什么味儿......好臭!”匪头准备把钻戒拿到眼前仔细端详,可一股臭味从戒指上散发出来,匪头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 少妇脸上阵青阵白,到现在谁还不知道那臭屁的主人是她?众人无不向她投去鄙夷的目光。

 “她手上还有两个呢!咦,脖子上也有!耳朵上也有!”楚鹰嘿嘿一笑,提醒那个匪头,这娘们儿泼辣蛮横,东西的来路肯定不正,便宜谁都一样。来自163nvren.com

 少妇心中暗恨,刚才她情急之下只取下了两枚,另外两枚怎么也取不下来,气急道:“我摘不掉!”

 匪头淫笑两声,道:“我帮你!”

 话音未落,少妇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,众人看时,只见少妇脖子上的项链不翼而飞,耳朵上鲜血淋漓,耳钉也不见了。

 “戒指是老子帮你取呢,还是你自己取?”匪头拿着刀子在少妇手上比划了两下,看样子这娘们若是再不配合,他不介意“杀鸡取卵”。

 “我,我自己取!”少妇现在还哪里有心思怨恨楚鹰,忙不迭的点头。

 匪头望着少妇那起伏不定的胸脯,隔着丝袜的双目中射出狼性的绿光,奸笑道:“大毛,二毛,你们两个带她下去慢慢取,不用着急,我要劫个色!”

 “是,老大!”从匪头身后走来两个汉子,在少妇的惨叫声中,将她拖到了车下。

 匪头望着楚鹰道:“到你了!”

 楚鹰耸了耸肩,淡淡道:“我什么都没有,不信的话你随便搜。”

 匪头指了指楚鹰脖子上的吊坠,道:“老子哪有时间,把你脖子上的东西摘下来,快!”他的确没有时间,车下还有个娘们儿等着他去临幸呢!

 楚鹰目光一冷,道:“这个不能给你!”

 吊坠其实只是普通的玉石,但却是爸妈留给楚鹰唯一的东西,每当想念二老时,楚鹰便会轻轻抚摸,使得吊坠看上去晶莹剔透,里面那个展翅翱翔的雄鹰图案更加的栩栩如生,不知道的人定会将其当成宝贝。

 “这可由不得你!”匪头冷笑一声,刀子朝楚鹰的脖子刺去,他目的自然不是杀人,只是要割断吊坠的绳子。说明163nvren.com

 “你找死!”楚鹰眼瞳中溢出一抹寒意,在刀子离他不过咫尺之遥时,闪电出手,抓住匪头的手肘,轻轻一翻,刀子划过一道弧线,旋即传来匪头的惨叫声。

 匪头的脸上,从眼角到嘴角,划出一道恐怖的口子,顿时鲜血飞溅,血肉模糊。

 “杀了他,给老子杀了他!”匪头怒声喝道。

 既然已经出手,楚鹰嗜血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。

第二章:我先劫个色

 另外两个劫匪还未反应过来,便觉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,顿时倒地不起,楚鹰没有任何迟疑,闪身下车。

 “老大,这娘们儿还没取下来呢,要不我先劫……劫个色!”车内隔音效果极好,里面发生了什么事,外面的人自然听不到,感觉到背后有人过来,大毛二毛盯着少妇的贼眼儿没有任何转移,还以为是匪头完事下车了。

 “取不下来就不要了!”楚鹰轻描淡写的道。

 “想不到老大还会怜香惜......你不是老大!”大毛二毛听声音不对,陡然转身,见是那个与少妇挨着的小子,心中一惊,大毛道:“我老大呢?”

 楚鹰搓了搓手指,淡淡道:“貌似正在车里鬼哭狼嚎呢。”

 “小子,你找死!”大毛二毛怒声大喝,手中的刀子分从两边袭向楚鹰。

 “啪啪!”楚鹰的手掌如残影般打在两人的脸上,还没来得及惨叫“咣当”一声,大毛二毛撞在大巴车上,直接昏厥了过去。

 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少妇有些反应不过来,见楚鹰正玩味的盯着她,少妇一脸的惊骇,声音颤抖道:“你,你想干什么,别过来,不然我喊人了!”说完便发觉不对,如果喊人有用,这小子早被那几个劫匪干掉了,少妇的身子下意识的向后退去。

 “以后不要以貌取人,如果哥真想收拾你,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!”楚鹰朝少妇露出一个能够迷死人的微笑,转身离去。

 少妇怔了半晌,等她反应过来时,想起楚鹰临走时的那句话,脸上顿时一片苍白。

 等到少妇回到车上,那三个劫匪已经被众人“制服”,过了有十分钟,两辆警车赶到,将五名劫匪全部带走。

 而当警察询问是谁惩治了这些劫匪时,众人你望我眼,我望你眼,他们只知道那个见义勇为的小伙子长的挺帅,而当时乘客手机之类值钱的东西全部给了劫匪,所以并没有及时给那小子拍照,不过楚鹰这个无名英雄的相貌,已经永远的刻在众位乘客的脑子中。

 此时的楚鹰,走在乡间小道上,周围的村庄格局与他朦胧记忆中的老家不谋而合,当年八岁的孩子能将这些牢牢的记在心中,楚鹰记忆力的强大可想而知。

 刚才大巴车上发生的抢劫事件,对楚鹰来说不过是一出闹剧,而他既然抛弃一切回来,就打算陪在父母身边,过平静的日子,所以并没有杀人,不然那几个家伙早就去见阎王了。

 ……

 “八里洼”是一个山村,处在群山的怀抱之中,楚鹰的老家就在村东头。

 周围山上一片轰鸣,吊车、推土机、挖掘机此时正忙碌的工作着,楚鹰微微一笑,“想不到这么偏远的地方,还能被开发商看上,想必爸妈的日子应该过的不错吧!”

 离家十六年,楚鹰对父母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八岁那年,那时的父亲高大魁梧,母亲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,无论他做了什么错事,父母从未打骂过他一次。

 而那个可恶的老家伙只是用了一颗糖豆,便把幼稚的楚鹰带离了父母身边,带出了八里洼这个宁静的山村。

 “爸,妈,你们还记得那个笨蛋儿子吗?都是我不好,让你们受苦了!”楚鹰想到与父母相见后,二老脸上幸福的神采,不由加快了速度。

 循着记忆中的山路,楚鹰很快便到了村头,只见路上的村民全都朝村东跑去,楚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拦住一个中年人道:“大叔你好,那边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这么热闹?”

 中年人见是一个年轻小伙子,便道:“听说欢子与那帮人打起来了!”

 楚鹰心中一动,问道:“那帮人是什么人?欢子与他们有什么过节?”

 中年人显然是焦急,愤然道:“还不是开发商找来的那些地痞流氓!哎呀,不给你说了,我们要赶去帮欢子呢!”话音未落,中年人便跑的无影无踪。

 楚鹰嘴角泛出一抹冷笑,再次加快了步伐,很快便越过中年人,出现在村东头。

 处处人头攒动,场面极为喧闹,一间土胚房顶上,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汉子,憨厚的脸上写满了愤怒。

 楚鹰心中陡然一沉,那个憨厚的黝黑汉子,正是他儿时的玩伴欢子,而此时欢子站的地方,正是楚鹰家的房子,可是爸妈哪去了呢?

 “罗欢,如果你再不下来,老子就喊推土机过来了,到时你被埋在里面,可不能怪我们!”正在楚鹰思忖间,一个威胁的声音传来。

 欢子怒视那个纹身男,狠狠道:“不赔十万,你们休想拆房子!”

 纹身男与他身后的那十多个地痞闻言哈哈大笑,前者道:“就这土胚房子,还想让赔十万,是你傻还是我傻?”

 欢子倔强道:“少了十万,你们休想动这房子上的一根稻草!”

 “欢子哥,算了,你快下来吧!”一个娇柔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。

 楚鹰从人群中找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,那是一个瘦小的少女,清秀的脸蛋上此时挂满了急切。

 欢子憨厚的脸上闪过一抹怜爱,但很快便被愤怒取代,“楚欣谁让你回来的?快回学校!”

 微微一顿,欢子接着道:“你爸临走时把你托付给了我,没了房子你以后住哪?没有十万块,你今后怎么上学?”

 那个叫楚欣的少女美眸中涌出泪水,带着哭腔道:“欢子哥,我不想上学了!”

 欢子的身躯一震,差点从房顶上栽下来,声音更加愤怒了,“你说什么胡话!哥就算累死,你也要给我好好上学!”

 村民想起这对可怜的兄妹,一阵唏嘘,好心的村民都在劝两兄妹,但两人一个比一个倔强,谁也没有松口。

 楚鹰脑中一片空白,从周围村民的叹息中他明白了眼前的一切,原来父母已经死了,楚欣正是他的亲妹妹!

 纹身男面带戏谑的望着兄妹二人,待到周围的议论声渐渐消失,纹身男冷笑道:“罗欢,你真的不下来?”

 欢子怒道:“我说过了,没有十万,谁也休想动这里的一根稻草!”说话时,欢子站的笔直,憨厚的脸上充满了凛然之色。

 纹身男手掌一挥,身后的那些小弟迅速将房子围了起来,纹身男的语气中充满了玩味,“不动房子,老子就先动动你!”

 欢子刚要答话,忽然从人群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,“房子你不能动,人你更不能动!”

第三章:价钱要改改

 听到这个声音,周围的议论声戛然而止,纹身男更是浑身打了个激灵,他也是道上混的,平日里也砍过不少人,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声音中的那股气息,嗜血的气息。

 纹身男缓缓回头,人群也自动分开,得以让他的目光看到说话的主人,当发现这不过是一个身材瘦削,脸上还带着病态苍白的年轻人时,纹身男猛地摇了摇头,将那抹感觉压下,骂道:“妈13的,你说不让动就不动,真当自己是盘菜!”

 刚才被拦住问话的中年人也发现了楚鹰,脸上带着疑惑之色,心想:“刚才这小子还好好的,一脸和气,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 饶是楚鹰心如磐石,冷硬似铁,可父母双亡的消息,无疑一击命中他心中那一丝最为柔软的地方,十六年的等待、思念,一朝化作虚无,任谁也是无法承受的。

 妹妹楚欣的存在,让楚鹰绝望的心看到了一丝希望,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妹妹,任何人都不能!

 听到纹身男的怒骂,楚鹰暗中深吸了口气,朝着同样迷茫的欢子和楚欣微微一笑,缓步走上前,“欢子,下来吧,这里没人敢动房子上一根稻草的!”

 欢子表情一怔,旋即脸上现出一抹憨厚的笑容,“兄弟的好意我欢子心领了,你快些走吧,这是我的事,不需要别人帮忙!”

 楚欣从人群中走出来,向楚鹰道:“是啊大哥,你快些走吧,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,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说话间,望了望纹身男等人,愤恨不已。

 “你刚才叫我什么?能不能再叫一遍?”楚鹰如遭雷击,语气都在剧烈的颤抖,目露期待的望着面前的瘦弱少女。

 楚欣愕然的抚了抚眼角的发丝,讶道:“我叫你大哥啊,怎么了?”面前的楚鹰既然打算帮助他们,而年龄又比她大,叫声大哥是理所应当的。

 可她不知道,站在她面前的,正是她的大哥,与她同父同母的亲大哥!

 楚鹰毕竟在战火中磨练了六年,很快便平复下心中的激动,朝楚欣微笑点头,道:“放心,有大哥在!”

 这句话,让楚欣生出莫名的亲切,她还要说些阻止的话,却听楚鹰朝欢子笑道:“既然你叫我兄弟,那兄弟有事,我怎会袖手旁观?”

 村民们都像看傻帽似的看着楚鹰,不是他们麻木不仁,他们来这里正是为了帮忙,但在见到纹身男等人时,心中就怯了。

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,居然有人会帮助这两兄妹,纹身男的恶名在附近几个村子里是出了名的,这小子凭什么见义勇为?

 而且,楚欣叫了声大哥他认了,欢子叫了声兄弟他也认了,难道他听不出这只是客套话吗?

 “妈个13的,先把这小子解决了,给老子往死里揍,真死了算我的!”纹身男见楚鹰完全不把他当回事,竟然旁若无人的与那两兄妹说话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 “放心了彪哥,兄弟们保证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!”纹身男的众小弟叫嚣着,朝楚鹰涌去。

 楚鹰眼中嗜血的厉芒一闪而逝,他知道自己不再是那个佣兵之王,而是一个大哥,这个身份让他多了一份责任,不能随便杀人了。

 一念及此,楚鹰的手腕微微一转,原本袭在冲到最前那人脖子上的掌刀劈在了那人的胳膊上,力道也弱了几分,却也不是那人能够承受的,“嗑啪”一声,那人惨叫着向后栽倒,整条手臂扭曲变形,显然被废掉了。

 村民倒吸一口凉气,像看怪物般盯着楚鹰,而纹身男的那些小弟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,口中虽然叫嚣着,却没人敢再冲上去。

 这些家伙说到底只是一些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儿,别看平日里嚣张,却骨子里是些欺软怕硬的主,何时遇到过这种情况,一个个顿时六神无主,将目光投向纹身男。

 纹身男微微一惊,骂道:“都特么的怕啥,这家伙只是一个人,大家一起上,操翻他!”

 众小弟顿时来了底气,对方再强也只有一个人,而他们还有十多个,双拳难敌四手,他们不相信这家伙能一口气把他们全操翻。

 楚鹰心中冷笑,他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,而且他不想在这些村民面前太过高调,身形一动,避开那些小弟的袭击,朝纹身男冲去。

 纹身男可不比那些小弟,他可是在道上混的,而且打架经验丰富,身体也比一般人强壮许多,见楚鹰冲来,嘴角冷冷一笑,拳头伸出,砸向楚鹰的胸口。

 村民失声惊呼,楚欣更是直接闭上了眼睛,这小伙子打得过那些小弟,可不一定打得过纹身男,这一拳要是击实了,他的小身板估计要变形。

 “敢在这里得罪我彪哥的人,还没生出来,小子,去死吧!”纹身男见楚鹰居然停了下来,心中不由暗喜,拳头以直捣黄龙之势,眨眼间便到了楚鹰眼前。

 电光石火间,楚鹰的手掌不知从那里伸了出来,刚巧不巧的握住纹身男袭来的拳头,轻轻一用力,纹身男发出一道杀猪般的惨叫,“我的手!我的手伸不开了!”

 可不是吗,虽然楚鹰已经放手,可纹身男的拳头依旧握着,眼尖的人发现五指的关节已经变形,如面团般挤在一起。

 纹身男浑身上下被冷汗湿透,目光惊悸的望着缓步走来的楚歌,色厉内荏的道:“你别过来,我可是东哥的人,得罪了东哥......啊!”

 话未说完,纹身男再发出一声惨叫,可是再也开不了口,他的脖子已经被楚鹰掐住,整个人被提了起来,双脚在半空中乱踢,一张脸变成了酱紫色。

 “啪!”一巴掌过去,纹身男的半张脸顿时肿胀了起来,楚鹰笑道:“你现在在我手上,就是我的人!”

 纹身男点头如同捣蒜,双手拼命的去掰楚鹰的手掌,可却发现那哪里是肉掌,简直就是铁钳,掰了半天,居然纹丝不动。

 “大哥,放了他吧,不然他会死的!”楚欣疾步来到楚鹰身旁,惊声说道。

 “我妹子说放了你,就暂且饶你一命!”楚鹰手掌一松,纹身男便瘫倒在地,大口的喘着粗气,连滚带爬的抱住楚鹰的腿,“多谢大哥手下留情!”

 “滚!你没资格这样叫我!”楚鹰手下虽然留情,但脚上却不留情,一脚将纹身男踢出几米远。

 “好好,我现在就滚,就滚!”纹身男如蒙大赦,向那些小弟招呼了一声,就要离开。

 “站住!”欢子不知道啥时候从房顶下来了,大声呵斥。

 纹身男眼中闪过一抹厉芒,转身之后却带着媚笑道:“欢哥放心,楚家的房子以后绝对不会被拆了,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!”

 欢子为人憨厚,见事情解决,便可不再追究,只是冷哼了一声,“好了,你们走吧!”

 “房子还是要拆的。”楚鹰淡淡的道。

 闻言,在场的众人全都怔住了。

 纹身男心中一喜,又回到了楚鹰面前,道:“还是这位......懂道理,十万块,就按欢哥之前说的那个价,我这就去汇报老板!”

 他们这些人的任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那些钉子户就范,如果遇到实在拔不掉的钉子,也只能吃点小亏,这还在纹身男的承受范围之内,反正钱也不是他出。

 “不过这价钱却要改改。”楚鹰依旧不温不火的说道。

 纹身男心中发怒,可面前的人不是他能应付的,只要咬咬牙道:“多少,你说,我一定如实告诉老板!”

 楚鹰点点头,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,“十万块一平米,一手交钱,一手拆房!”

10014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【圈子小说】收录,打开微信 → 添加朋友 → 公众号 → 搜索(圈子小说)或者(quanzixiaoshuo),关注后回复 10014 其中部分文字,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。

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


相关文章
最新文章
热门推荐
猜您喜欢